全国咨询热线:022-23284808
您的位置:电磁流量计公司 > 涡街流量计系列 > LUGB系列涡街流量计典型产品

捆绑大奶女 _大才子魏收著“秽史”

来源:www.4u.riaexpert.cn 时间:2019-10-21 10:37:14 浏览:

大才子魏收著“秽史”

当初魏收撰著《魏书》,缘于北齐文宣帝高洋的赏识。高洋是北齐开国皇帝。《北齐书·文宣帝纪》说母亲怀着他时,“每夜有赤光照室”,及长,“大颊兑下,鳞身重踝”,大长驴脸,鳞斑满身,足踝增生,十足病态嘛,却被史家冠以“帝王异相”。虽然其貌不扬,高洋却颇富韬略,“少有大度,志识沉敏,外柔内刚,果敢能断”,早期颇有作为,建功立业,晚期荒淫无道,酗酒暴毙,时年34岁。李百药先生叹曰:高洋“始则存心政事,风化肃然,数年之间,翕斯致治。其后纵酒肆欲,事极猖狂,昏邪残暴,近世未有。”

客观地说,高洋执政初期,还是蛮拼的。天保元年(550)五月,他在邺城登基不久,即召集群臣,请大家各言其志,以便人尽其才。魏收说:“臣愿得直笔东观,早成魏书。”高洋当即决定,“使收专其任”,凝神聚力撰写《魏书》。

应当说,魏收先生的著史初心,如月轮高悬,其“直笔东观”之说,意韵深远。“直笔”,秉笔直书之意也,源于春秋时期晋国太史董狐,《左传·宣公二年》载:晋国大夫赵穿杀害晋灵公姬夷皋,正卿赵盾没有阻止,董狐认为赵盾应对此负责,便记为“赵盾弑其君”,孔子赞扬他为古之良史,“书法不隐。”“东观”,即东汉京城洛阳南宫之东观,东汉史学家班固等人先后在此著述修史,历时一百多年,修成《东观汉记》,可惜后来失传。

第二年,皇命下达,魏收出任魏郡太守,俸禄优厚,不管政务,一心著史,高洋叮嘱他说:“好直笔,我终不作魏太武诛史官。”他说,你只管秉笔直书,我可不会像魏太武帝那样诛杀史官。

大才子魏收著“秽史”

高洋提及的“魏太武诛史官”,是发生在北魏太武帝年间的一场惨痛“文字狱”。崔浩是太武帝拓跋焘的重要谋臣,备受宠信,官拜太常卿,后升任司徒,封东郡公。太延五年(439),他奉命撰修北魏《国书》,由于无所避讳,直书拓跋氏崛起过程中的丑行,埋下了杀身之祸。太平真君十一年(450),《国书》修成,并勒石立碑,天下传扬,岂料引起鲜卑贵族愤怒,纷纷告状,太武帝脸色一变,下令诛杀崔浩,史称“国史之狱”。不久,太武帝北巡阴山,有所悔悟,叹息说:“崔司徒可惜了!”

为使魏收安心著史,高洋不惜拿出北魏太武帝大搞文字狱的恶行做靶子,昭示撰修一部信史的决心,同时授命魏收为主修官,平原王高隆之为总监,搭建撰修班子,其余合作伙伴,由魏收自主引荐。然而,由于魏收“性憎胜己”,厌恶憎恨胜过自己的人,他组建团队的宗旨,就像武大郎开店——高者莫入,其遴选合作者的标准,并非业内精英,而是业务懵懂的依附者,或者是马屁之徒,“所引史官,恐其凌逼,唯取学流先相依附者”。房延佑、辛元植、眭仲让,虽为朝官,并非史才;刁柔、裴昂之,虽以儒学知名,却不懂编缉事务;高孝干则是个官迷,每每以旁门左道求进。在这样的一个编纂团队里,魏收大有鹤立鸡群之豪壮,国史之撰修,也就只好仰赖他的弥天才华了。

天保五年(554),经过四载艰苦努力,《魏书》终于告竣,计有本纪12卷、列传92卷,后又补充《天象》《地形》《律历》《礼》《乐》《食货》《刑罚》《灵征》《官氏》《释老》十志,全书共计130卷。

然而,随着《魏书》传播,麻烦接踵而至。由于魏收平素恃才傲物,性格急躁,嘴上宣称“直笔东观”,落笔时却任性涂抹,以修史为武器,以好恶定取舍,以私心定抑扬,公然宣称:“何物小子,敢共魏收作色,举之则使上天,按之当使入地。”他说,哼!你算个什么东西,敢跟老魏作对?老子一支铁笔,能把你举上天堂,也能把你踏入地狱!——如此“史官宣言”,犹如闹市裸奔,堪称亘古未有也。那些与他有冤仇者,纷纷“被消失”,不载入史册;即使入史,也将人家或人家祖上的善政美德统统隐去,涂抹得面目混沌,才能平庸。主修官如此作为,修史诸人纷纷效仿,将自己的祖宗或姻戚塞入书中,饰以美言,各种梳妆打扮,自不在话下。

大才子魏收著“秽史”

《北齐书·魏收传》载,魏收早年曾得到过文学家阳休之帮助,无以为报,便说:“无以谢德,当为卿作佳传。”我无法报答您的恩德,如有机会,一定为您写一篇美好传记。如此许诺,就为日后歪笔著史埋下了伏笔。阳休之的老爹阳固,曾为北平(今河北满城县)太守,“以贪虐为中尉李平所弹获罪,载在魏起居注”。阳固身居北平太守,却贪婪暴虐,激起民怨,遭到中尉(御史中丞)李平弹劾,被判有罪,撤职查办。这件事,被记入了北魏皇室的“起居注”,一如铁板钉钉,无法更改。魏收为了报恩,便在《魏书·阳固传》中为之涂脂抹粉,说他“刚直雅正,不畏强御,居官清洁,家无余财。终殁之日,室徒四壁,无以供丧,亲故为其棺敛焉。”并将他的《演赜赋》《刺谗疾嬖幸诗》等收入,以彰显其文才;至于他被中尉李平举报“贪虐”而获罪之史实,尽管有“起居注”佐证,魏收不仅只字不提,还顺便予以表扬,说他“甚有惠政,以公事免”云云。赞歌如此嘹亮,贪官阳固泉下有知,也会笑掉大牙吧?

大军阀尔朱荣是南北朝时期的一代枭雄,北魏王朝的掘墓者,将才杰出,残忍暴戾,屠戮无数,尤其是发动“河阴之变”,溺杀胡太后与幼帝元钊,纵兵屠杀北魏王公与百官二千余人,一时间血流成河。《北史·尔朱荣传》批判说:“尔朱专恣,分裂天下,各据一方,赏罚自出”,“缘将帅之列,藉部众之威,属天下暴虐,人神怨愤”。这样一个人神共愤的时代枭雄,魏收却不吝笔墨为之涂脂抹粉,至于纵情讴歌起来,为什么呢?因为他收了尔朱后人的金钱贿赂,“收以高氏出自尔朱,且纳荣子金,故减其恶而增其善”(《北齐书·魏收传》),魏收认为皇帝高洋是尔朱氏的后裔,又收了尔朱荣儿子的大笔金钱,于是歪笔书写,减其恶,增其善,颂扬他天生具有“匡颓拯弊之志,援主逐恶之图”,并大发感慨云:“苟非荣之致力,克夷大难,则不知几人称帝,几人称王也。然则荣之功烈,亦已茂乎!”他颂扬说,如果不是尔朱将军力挽狂澜,扭转危局,还不晓得究竟有多少人称帝称王呢。尔朱将军功德巍巍,可昭日月哉!——俨然一位挽狂澜于既倒、立不朽于万世的大英雄!

唉!如此《魏书》,堪称“歪笔”,被时人骂作“秽史”,也就不奇怪了。虽经再三修改,后来跻身“正史”之列,其可信度究竟如何,只有天晓得也。

(图片来自网络。侵删。)

相关推荐